水包皮

编辑 锁定
老扬州的“水包皮” “水包皮”就是在浴室洗澡。这是老扬州对洗澡的生动描述。 扬州人为什么有着"晚上水包皮"的遗风?澡雪垢滓乃人生一乐,难道仅仅是为了洁身么?倘是如此,那么时延今日,太阳能、液化气沐浴已趋普及,寻常家庭沐浴条件亦已大为改观,为什么还喜欢上浴室?尤其是老浴室,更喜欢天天泡老澡堂。是的,老澡堂里有烫火、有圆气、有热茶、有老友,更有已经溶化于他们意识深处的维扬文化特色的民俗境界。
中文名
水包皮
又 称
浴室洗澡
类 别
民俗
特 色
维扬文化
地 域
扬州一带
历 史
一千多年

出自扬州 编辑

宋代吴曾
《能改斋漫录》中载有“浴处挂壶”一条,浴处要挂壶,当然就是公共浴室了,可见扬州在一千多年前便有了公共浴室。老扬州的浴室门口还作兴挂一个灯笼。有句歇后语叫“澡堂里的灯笼——天天挂”,足见挂灯笼和挂壶是同一种作用。《邗江竹枝词》上说,当时扬州“城内外澡堂数以百计,凡堂外有立厢、有座厢、有凉池、有暖房、有茶汤处、有剃头修脚处;堂内之池取乎洁,用白矾石界为一、四,池之水温凉各池不同”。《仇池笔记》上记道,苏东坡不但去浴室洗澡,还找人擦背,并和擦背的打招呼说,请阁下手脚轻一些,鄙人身上不脏,没有多少污垢。昔日的浴室场景竟如此鲜明地跃然于目。
在浴室里“水包皮”是扬州人的一种生活享受。进浴室不仅是洗澡,还可以修脚、捏脚、刮脚、捶背、品茗、小吃、聊天、理发、刮胡子、闭目养神,总之忙得很。从上到下、从里到外、从精神到身体,都有忙的内容。忙完了,然后就呼呼大睡,跑堂的会在你身上轻轻地盖上一条大毛巾,等你睡醒了,又立即递上一个热手巾把子,全方位服务,其乐无穷。

浴室设计 编辑

浴池一般分为头池、大池、娃娃池。头池上面盖着粗木条制成的栏架,浴客往上一躺,池里的热气涌涌而上,有点桑拿的意思。大池里的水热而不烫,可以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,这时,“水包皮”算是“点题”了。娃娃池面积不大,是温水,小孩泡在里面击水嬉戏,活象一群“水猴子”。
往事越千年,忙忙碌碌的现代人早已没有了老扬州的那份闲适。如果说老扬州的“水包皮”多少有些没落时代畸形消费的反映,那么今天的沐浴休闲则有完全不同的含义,它成了节奏紧张的现代人片刻宁静的港湾、调节身心的泊位。奔忙于职场的劳累与疲乏在清波碧水中荡涤而尽,商务合作伙伴在“坦诚相见”中更显得气氛融融。

遗风形成 编辑

一进扬州老浴室的堂口,就等于步入江淮"民俗博物馆"。昔日,"洗把澡"的主题是极为丰富的,有老友聚会、酬浴来宾、房屋出租、田地转让、排解纠纷、江湖拉场、暗透行情、撮合媒妁、满师答谢、商务洽谈、办案侦察……浴客们上水之后,一把热毛巾捂上脸,一口元宝茶喝下肚,大围巾盖身,二朗腿晃起来,吞云吐雾之间,漫无边际的神侃海聊便开扬了:
东家说长,西家道短;北方打仗,南边下雨;富春包子、共和春饺面;西门毡帽、彩衣街长袍;李家的伢子百露抓周,王家的姑娘发奁暖房;打铜巷的锡酒壶保温,得胜桥的三把刀锋利;新胜街的假古董骗人,便益门的抖抖翁戏童;大冬置了何许年货,腊月蒸了多少点心;听说书、看杂耍、下棋猜谜,踢毽子、放风筝、养鸟戏虫……呵,好个热闹的浴堂,好个生活的浴堂!
这里是方言土语的原声道,这里见流年逸事的活化石。

今日风情 编辑

时至今日,虽然话题变了,变成了港澳回归,润扬大桥,严惩腐败、打击走私、海湾战争,全球反恐,但是,毫于遮拦、海阔天空的陈势没有变,那种亲醇、亲切、亲和的气氛没有变。依然是插科打诨,悉听尊便;依然有飞蝶似的热乎乎、白松松的毛巾在空中旋,准确地飞到浴室手上;依然有"噼噼拍拍"的敲背声,穿插着"踢踏踢踏"的木屐声给以伴奏,脚下有修脚大师"修刮捏"舒舒入骨,枕畔有乡音土戏"大开口"声声入耳,头顶是香烟雾气袅袅盘旋……浴客们如饮阵年老酒,如品五泉佳茗,一切都忘怀了,即使在家里着了闲气的,也都烟消云散了,他们开始陶醉了!
而偏在此时,堂口的服务员们一开口又妙语连连, 以一系列充满浓郁地方风情的扬州沐浴行话此呼彼和,如珠吐玉盘,更将浴客们带进了扬州传统沐浴的特殊境界之中。
这里的浴室设施,传热通道中九条龙,传热口叫金龙,挂衣服钩叫衣桩;
这里的人,服务员叫跑堂,站堂口的是老堂,下池服务员是玩闷子的,柜台卖筹子的是老搁,客人叫老交,儿童顾客叫小秧子,老板叫老天,胖人叫老肥,老年人叫老停,北方人叫老北;
这里的服务及项目,修脚叫扳指子、老凹、凹皮、划皮;修括叫凹通;用刀的全部综合过程,叫吃刀;撕术刀,遇斜行丝、逆向丝,以刀刃划点,叫钻;磨刀,在磨石上挡几下叫定口;在挡皮上磨刀叫挡刀;修脚时浴客心慌、头晕、面白、出汗甚至晕倒,叫晕刀;修脚时,进刀切割了病变深层组织,造成出血,叫逛了或冒浆;烫脚叫钓鱼;大毛巾、小毛巾叫大拦子、小拦子,客人进门先上毛巾,以稳住客人,内含经营技巧;捶背叫撒点子;擦背叫老摸;捶脚叫通洒;开水叫本色;茶叫青子;水烫叫辣;蛋叫滚头;酒叫三六子;面叫千条;傍晚喝"下午茶"吃点心叫啖伙。
这里的数字,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叫成溜、月、汪、直、中、神、心、章、爱、抬。
这里的客人状况,出手阔绰大方叫壮;难以服侍叫老调;客人离店叫叉;尤其是汗多,叫法更绝,叫王朝马--引自包公身边两员大将:王朝、马汉,缺"汉"即指谐音"汗",颇有灯谜文化遗韵;同行则叫老伙、靠膀子的;
浴客的服装,帽子叫顶风;上装、长衫叫大篷,或大鹏;裤子叫叉子;鞋叫踢拖子;补救子叫钱筒子;眼镜叫二饼。最是跑堂 的那一声"修-脚!"嘎调,丝毫不让京剧《四朗探母》的"叫小番--!"声震浴堂,响遏行云!
这实在是一份原始形态完整的扬州沐浴的口头创作。有的从用途说,有的以形状分,有的描摹动作,有的寓意吉祥,其醇厚实在的乡音,生动谐喙的俚语,睿哲机智的叫唤,反映了扬州沐浴人朴素的审美情趣,唤起了人们对老扬州的无限眷恋。浴客们聆听了这样一份绝好的通俗的民间文学,怎能不"步入瑶台"陶醉于扬州风俗文化的境界中去呢?

皮包水与水包皮 编辑

水包皮,扬州话,也就是洗澡,人浸在水里,水包着人,水包皮也。喝茶则相反,肚子里面是茶,皮包着水,皮包水。

扬州澡堂 编辑

扬州人的洗澡,清洁卫生是一个原因,而更要紧的是一种澡堂文化的享受。澡堂还有文化,澡堂当然有文化。

混堂

第一澡堂不叫澡堂,而叫混堂。是洗澡水混吗,不是。那是什么混呢?简单,就是三教九流一起混在这里,哪怕你平时穿得山青水绿还是一个街头要饭的,到了这里,全光身,混在一起,没有地位身份的区别,在上帝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。

第二呢,混堂里的孵。什么叫孵呢,孵不是一般的浸泡,孵是一种有意识的舒展自己的身躯四肢,上层次的孵,就像气功大师那样,会感觉身体各个部位次第放松,感到皮肤慢慢地越来越细腻,越来越舒展,最后人好像融化在温润之中,此时天地万物俱消,万念俱灭,孵出了一种纯净一种逍遥。忽然醒来,只感到满身大汗,身体极为酣畅。当然没十年的修炼,再孵也孵不出那样的感觉的。当然扬州人个个是孵混堂的高手,你进混堂一看,那些在大池一角,双目垂闭,呼吸均匀,脸色发红者大都是扬州人,或者是混堂九段孵者。

擦背

孵了之后呢,事情还没完,你还得让人擦背。于是第三就是要找个人擦背。要找什么样的人呢,要找有力气的,手法熟练的,职业操守好的。你躺在浴池边上宽宽的台阶上,你千万别害羞,大胆地仰面躺着,放松再放松。擦背的于是从你地手开始,用毛巾帮你擦。以前人条件不好,不能天天洗澡,身上总是有油垢,擦背的用毛巾很细致地擦,手心手背手膀手指缝隙,慢慢的,肩部,颈部,背部都被擦着了,皮肤有点红了,人感觉轻松了。等到全部擦遍后你再用清水冲淋全身,此时的你容光焕发,精神抖擞,仿佛是二世为人也。

敲背

事情到这里还没完,有的人还想延长享受,于是进入第四程序,敲背,扦脚。于是,敲背的来了,那敲背的声音时重时轻时缓时急,虽然说不上大珠小珠落肉盘,但倒也有点顿扬抑挫,特别是敲到最后收手时那两下声音余音绕梁久久没有散去。

喝茶,假寐

敲完背,你浑身上下通泰,于是进入第五节,喝茶,假寐。当然也可以和一起来的朋友聊天谈生意,几万几十万的生意就在混堂里谈成了。
洗澡叫水包皮,喝茶叫皮包水,骑摩托叫肉包铁,乘车内叫做铁包肉,有一次一个台湾人这样告诉我。人住在家里当然是钢筋水泥包人——扑通~

如今浴室 编辑

三十年风水轮流转。当家家都有浴室的时候,混堂几乎要关门了。但近几年来,混堂又出现了,而且有一个响亮的名字:浴场。衣服不用跑堂的替你挂在头顶上的挂竿上,而有着带密码的更衣箱,大池也装修得像是西安的华清池,还有蒸汽,鱼啮,麻将、按摩。男男女女都穿着浴衣麻将呀,用餐呀,看七荤八素的演出啊。我去过一次,总感觉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,后来再也没进去过。
词条标签:
小说